欢迎访问吉林地方网  今天是 2024年05月27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你没看见我穿制服啊?”收费站工作人员逼司机吃垃圾桶食物!官方通报:停职检查

近日,陕西榆林一名身着制服的男子在餐馆吃饭时,与同在店内就餐的一名大车司机发生口角。



身着制服的男子与一名大车司机发生口角

争吵中,穿制服的男子起身将自己的食物倒入大车司机面前的垃圾桶里,大声质问大车司机:“你没看见我穿制服?”还让大车司机把垃圾桶的食物捡起来吃掉,就放过司机。见司机没有行动,该男子竟然掐住司机脖子让他吃垃圾桶里的食物。整个过程,大车司机未有过激行为。最后餐馆老板出来,及时制止了二人。

据悉,该男子为鱼河收费站的工作人员。

3月23日,陕西交控榆吴分公司发布情况通报称:针对此情况,我分公司会同当地派出所成立了联合调查组。根据调查情况,对涉事人员作出停职检查处理决定,接受进一步调查,并要求我分公司各收费站举一反三,加强职工内部管理。


陕西交控榆吴分公司发布情况通报

央视网:小权力任性对社会是大伤害

在这段视频中,收费员与司机之间的“强弱反差”清晰呈现在我们面前。而造成这一幕的原因,可能就藏在收费站工作人员那一句“你没看见我穿制服”中。言外之意似乎是,穿制服的就“高人一等”,就可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甚至可以欺辱他人。拿鸡毛当令箭,这就好像是患上了“自大症”,背后的权力任性与傲慢,一览无余。

尤为讽刺的是,在工作中,一个收费站的工作人员和大车司机,本应该是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即使在工作之外,平等尊重,推己及人,也是双方相处的应有之义。

而现在,这个关系被“虚化”和“无视”了,权力任性之外,我们看到的还有收费站工作人员自我定位和认知的错位,他对这身“制服”有严重的误解。而这背后,可能也暴露了相关收费站乃至相关公司的管理漏洞和价值观念扭曲。

这事看起来只是一次不大的纠纷,是小小的权力任性,或许没有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但下一次呢?只要这种“恶”存在,就会给社会和民众带来不好的示范效应,甚至是大大的伤害,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理性的判断。对此,不可不防,尤其是要提防其在基层的“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目前,这位收费站的工作人员已被停职,恐怕没人希望这就是此事的“终点”,否则这就属于典型的“自罚三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起不到任何震慑作用。就连当事人能否长记性,都要打个问号,更别说推动基层刀刃向内,改进作风了。

对于收费站工作人员的行为,法律如何定性?这位工作人员有没有向司机道歉?最终处罚结果能不能让工作人员下次不敢了?当地收费站还有没有其他人也这么狂?对这些工作人员方方面面的监督是否到位?以上疑问都需要清楚明白的交代。这不是什么小题大做,而是净化基层生态的基本操作。

对此,网友们纷纷表示:“好大的官威!”“停职不足以教育他”“小权力任性对社会是大伤害”……


网友评论称“好大的官威”

延伸阅读

女企业家讨工程款陷“寻衅滋事”被批捕 过亿债务政府只愿给1200万

少数民族女企业家马艺珈伊,为贵州六盘水承建易地扶贫搬迁工程(中央专项扶贫资金项目)、幼儿园、小学等10个政府项目后,持续讨要工程款8年。2023年年末,在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听证会召开当天,她被地方公安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中国经营报》记者核实,在她之前,为她代理债务执行的律师、律师助理等10余人已被刑事拘留,涉嫌罪名均为寻衅滋事罪。所涉事项,即律师等人曾在微博、抖音发布相关债务、诉讼信息。律师还曾将举报水城区政府某官员的信,邮寄给了这位官员本人。举报内容则涉及欠债不还、非法解冻、大量资金去向等问题。

水城区政府拒绝支付的理由是部分项目未审计。执行代理律师通过法院调查令调取银行资料发现,政府平台公司在两家国有银行贷款5.8亿元,并未用于借款用途,并转入多家关联公司,涉嫌骗取贷款。执行代理律师怀疑长期未审计,与该涉嫌骗取贷款行为有关。

生效判决、执行裁定等材料显示,至少有4笔经诉讼确定的债务总额为6954.63万元。而企业统计认为,另有项目欠款15247.66万元,即六盘水市水城区政府共欠企业约2.2亿元。而地方政府一份汇报文件则承认有9000余万元欠款。

多方证实,马艺珈伊等人被抓前,区政府一度提出以1200万元化解所有债务,被她和代理律师拒绝,随即案发。记者曾就债务、刑案等问题联系水城区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未获正面回应。

“侦查失误”

现年47岁的马艺珈伊,曾学习法律,更一度想要从事法律工作。

在拒绝区政府化债方案后,马艺珈伊担心自己被抓,给家人留下了一封信,详述了自己的讨债经历:“一个法院2个公章为何无人过问?执行法官为何私自解冻冻结款?院长指示不违法吗?森林公司账务为何不敢审计?骗贷数亿去哪了?为何森林公司成老赖空壳,钱呢?”

她认为自己并未“寻衅滋事”,而是有些人想要“以刑化债”。

债务源自给政府施工——从2016年开始,马艺珈伊以贵州艺珈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艺珈旭公司”)和贵州鸿瑞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瑞腾公司”)两家公司,陆续承建了六盘水市水城区玉舍森林旅游有限公司(水城区政府的平台公司,以下简称“森林公司”)和六盘水市野玉海山地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野玉海管委会”)发包的10个政府项目。



游人稀少的六盘水市水城区野玉海山地旅游度假区。受访者供图

这些项目包括:水城区玉舍镇海坪安置点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四标段项目(中央专项扶贫资金,以下简称“易地扶贫项目”)、水城区玉舍镇海坪幼儿园、海坪小学、野玉海度假区鞭陀小镇、世界鞭陀文化博物馆、野鸡坪自行车赛道、希慕遮彝族历史文化博物馆、绿色森林酒店、单轨高架游览车等。

“8个项目分别于2019年8月13日全部移交投入使用,2个(鞭陀小镇项目、自行车赛道)因发包人森林公司、野玉海管委会不依照合同支付工程款及未支付老百姓土地赔偿款、占用林地等原因通知施工人缓建……”马艺珈伊在信中称。

公开信息显示,此前马艺珈伊公司承建的“海坪千户寨”在2016年移交后,曾被评为贵州省脱贫标杆,“鞭陀博物馆”则被评为“世界最大鞭陀博物馆”。不过由于被拖欠工程款等原因,2020年1月22日,马艺珈伊名下两家企业彻底退出野玉海项目建设,并移交资料请求审计结算。

然而等待近一年后,2020年12月6日,马艺珈伊突然被抓到水城区公安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农民工工资”为由被刑事拘留,后办取保候审。2021年3月警方以“侦查失误”解除嫌疑。



已投入使用的六盘水市水城区玉舍镇海坪小学。受访者供图

为了给农民工发放工资,她把房子、车子都抵出去了,东拼西凑借钱发工资。公司是不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但拖欠材料供应商很多。她说过,就算全部工程款要回来,也基本上又得拿去给材料商,因为这几年拖欠的利息也要算的。”知情人张先生告诉记者。

马艺珈伊也在信中讲述了自己被逼债的经过:“2020年2月开始,机械商、材料商及各施工组开始逼迫追要欠款,我卖车卖房也是杯水车薪,甚至野玉海管委会某某、森林公司领导某某等人多次带领材料商等债主几十人,辱骂我、吐口水、软禁我,到我办公室喝酒撒尿、打砸、泼油漆。可是,明明是水城区政府欠钱不给啊。2022年8月20日我被殴打全身软组织挫伤、左肋骨骨折,右腿膝关节至今不能正常行走。”

多份文件显示,进入2021年,在马艺珈伊向六盘水市、贵州省反映相关情况后,森林公司、野玉海管委会分别出具文件,证明拖欠马艺珈伊名下两家企业工程款属实,且说明项目未审计是发包人原因。2021年9月3日,央广网对此作了报道,当地政府回应称会尽快还债。

“寻衅滋事”

文件显示,2021年6月,森林公司曾制定还款计划,承认3个已审计项目未支付工程款(其中包括中央专项扶贫资金项目),另7个项目将积极筹资,但最终并未履行。

进入2022年,马艺珈伊名下鸿瑞腾公司、艺珈旭公司针对森林公司、野玉海管委会拖欠工程款的多项诉讼,陆续进入执行阶段。2022年8月,马艺珈伊聘请侯某某(原北京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北京某某(昆明)律师事务所唐某律师,跟进执行。



六盘水市水城区玉舍镇海坪幼儿园。受访者供图

但马艺珈伊和律师发现,森林公司的财产被转移,有变为空壳公司之嫌,而野玉海管委会则被注销。与此同时,他们还发现当地在上报的文件中,开始欺上瞒下——马艺珈伊称,水城区政府某官员曾多次向上级谎称已结清工程款,在上报材料中不登记马艺珈伊公司的债权。

2022年9月,在谈判中,水城区政府代表、水城区文旅投集团领导表示,不认可生效判决和仲裁认定的金额,并称区政府会马上把仲裁的裁决书撤销。而易地扶贫项目在诉讼发起3年后进入执行阶段时,当地竟称该项目早前已超支付900万元。



位于六盘水市水城区野玉海度假区的世界鞭陀文化博物馆,于2017年竣工验收并交付使用。受访者供图

在律师努力下,2023年3月,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维持六盘水仲裁委的裁决书。2023年4月,马艺珈伊依法向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公众号“六盘水中院”曾于2023年9月22日发布两份悬赏公告,因森林公司名下财产无法覆盖执行标的,悬赏10万元征求其财产线索。

一直以来,森林公司、野玉海管委会拒绝支付的理由是:项目未经审计。

但唐某通过法院开具的调查令调取银行流水、贷款资料发现,森林公司曾在某国有大行六盘水分行贷款4亿元、另一国有大行六盘水分行贷款1.8亿元,但这些贷款并未用于借款用途,而转入多家关联公司,涉嫌骗取贷款罪。唐某怀疑,森林公司拒绝审计,与该涉嫌骗取贷款行为有关。

同时,唐某还发现,野玉海管委会发包的自行车赛道,曾于2018年11月被水城县林业局因非法占用林地4.87亩,被处以罚款。

2023年3月21日,在唐某要求下,水城区法院冻结被执行人1500万元。但到4月11日,水城区法院却突然无理由解除冻结。侯某某、唐某多次与法院负责执行的法官交涉,对方称是法院领导受区领导指示的决定,自己也没办法。

马艺珈伊则在信中提到,由于水城区政府领导、法院人员多次出尔反尔,且问“你有录音录像证明吗”,因此,律师在后期办案时,均采取录音录像留存证据。

2023年9月开始,侯某某、唐某向各级部门反映,并通过微博、抖音发布信息,批评水城区政府与水城区法院非法解冻,导致无法执行。侯某某去六盘水中级人民法院交涉时,曾被法警戴上手铐——他把上述视频发布在微博和抖音。

2023年11月20日,马艺珈伊去昆明,在律所楼下和唐某协商案情。水城区公安局当着马艺珈伊的面,将唐某抓走,但未当场抓走马艺珈伊。亲友证实,此后水城区政府再次和马艺珈伊谈判,要求以1200万元平账,剩余所有欠债一笔勾销,被马艺珈伊拒绝。

马艺珈伊于2023年11月27日被刑事拘留。侯某某躲藏多日后,于2023年12月底被抓获。最终,办案单位六盘水市水城区公安局刑事拘留了马艺珈伊、侯某某、唐某,以及9名律师助理等人。2024年1月,马艺珈伊、侯某某、唐某等人被批准逮捕,9名律师助理则被取保候审。

刑事拘留和批准逮捕的罪名均为寻衅滋事罪,犯罪事实即为发布微博、抖音和转发,以及邮寄针对水城区政府某领导的举报信。

目前,该案材料已移送六盘水市水城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马艺珈伊来信摘录:

2023年9月、10月,朱某某董事长、刘某某董事长及水城区法律顾问韩某某、陈某某多次找唐律师、侯某某谈判,说“区里要以1500万化解所有2亿余元的债务”,后又说:“区里就给1200万元化解2亿余元的债务。”甚至污蔑我马艺珈伊“多次去澳门赌钱,赌输几千万元等”,我马艺珈伊至今从未去过澳门,从未出过境,可去出入境中心查询。作为政府公职领导及水城区法律顾问公开污蔑当事人马艺珈伊逃债务。(谈判参加人员侯某某、屈某某均有录音,手机被水城区公安局扣留。)

我是一名少数民族女企业家,疫情期间给六盘水市作了抗疫贡献,并获得贵州省工商联致以奖状等表彰,六盘水日报及六盘水政府公开表彰,资助无数贫困学生上学,带动残疾人与退伍军人就业,为六盘水市税收作贡献,为六盘水市水城县脱贫作贡献,为六盘水市野玉景区评为4A级作贡献。冰天雪地,大年三十,仍然带着上百工人坚守施工岗位施工,白天黑夜24小时抢工期,最终被过河拆桥,企业被拖欠工程款后,债务累累,四处借钱,员工失业,企业破产成失信人,工人无活干加之疫情,老人无钱治疗,孩子无钱上学,债台高筑,流离失所,我被殴打左肋骨折至今,右腿不能正常行走,东躲西藏,时时生活在恐惧噩梦中,发包人政府公职领导欺上瞒下带人围殴我,吐口水、软禁我,当委托到唐某、侯某某律师后,我希望他们能用法律保护弱者。

一个法院2个公章为何无人过问?执行法官为何私自解冻冻结款?院长指示不违法吗?森林公司账务为何不敢审计?骗贷数亿元去哪了?为何森林公司成老赖空壳,钱呢?

落笔至此,泪如雨下,心有不甘,法不治众伊难服。过几天我很可能被抓,但只要不是死刑,今生活着目的就是:“一定要讨个说法,除非置我于死地。”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吉林地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